中国嘉德2022春拍 | 人人送酒不须沽——傅抱石和他的《醉僧图》

 拍賣資訊     |      2022-05-29 20:02

中国嘉德2022春拍 | 人人送酒不须沽——傅抱石和他的《醉僧图》

2022-05-26 09:52:11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人人送酒不须沽,终日松间系一壶。草圣欲成狂便发,真堪画入醉僧图。”——怀素《题张僧繇醉僧图》

 

中国嘉德2022春拍 | 人人送酒不须沽——傅抱石和他的《醉僧图》

Lot 364

傅抱石 1904-1965

醉僧图

立轴 设色纸本

甲申(1944年)作

104.5×61 cm

题识:次鹤先生法家教政。甲申端午日写,翌日竟。傅抱石重庆西郊。

钤印:抱石大利、印痴、其命维新、踪迹大化

上款:上款人为三、四十年代四川知名金融家丁次鹤。丁次鹤自已开办的银行叫福川银行。四川和成银行成立于1936年,丁次鹤是主要发起股东之一,任监察、协理。到1948年时,和成银行在全国各地已有三十多个分行,三千多名职工,在金融界中颇有声誉。丁次鹤也曾任天津分行经理。1942年任川康兴业公司监察,该公司董事长是张群。新中国成立后为中国人民银行北京总行参事。

著录:

1.《傅抱石年谱》,第 81 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 年。

2.《傅抱石年谱》(增订本),第 123 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12 年。

3.《希古幽怀 :傅抱石的人物故实画》,第 317 页,中华书局,2020 年。

出版:

1.《嘉德十年精品录》(中国近现代书画·油画·雕塑),第 153 页,文物出版社,2003 年。

2.《傅抱石全集》第一卷,第 265 页,广西美术出版社,2008 年。

3.《嘉德二十周年精品录》(近当代书画卷·三),第 1291 页,故宫出版社,2014 年。

来源:中国嘉德 1996 秋季拍卖会,第 228 号拍品。

中国嘉德2022春拍 | 人人送酒不须沽——傅抱石和他的《醉僧图》

出版物封面

人人送酒不须沽

——傅抱石和他的《醉僧图》

1940年代以来,傅抱石以历史人物画知名画坛,其人物造型极为严谨,但严谨之中,又以十分流利的衣褶和略为夸张的人物表情,表现出严谨和潇洒的和谐结合。他的人物画追求“线性”,运笔速度极快且富有弹性,灵活而准确。人物造型上力求高古,不肯媚俗。无论是谈诗论道、策杖行吟,还是蕉荫对弈、临泉听瀑,造型高古超然,气质安逸清雅,营造出一种旷达疏远、清新古雅的文化精神世界。

黄苗子先生曾回忆:“抗战后期在重庆,傅先生在物价飞涨、生活紧张时期,曾在重庆举办过展览会,当时轰动山城……他的人物画,那时候比山水画更获观众欣赏,倾囊相购。”

《醉僧图》作为傅抱石最喜欢画的人物故实图题材之一,发轫于1942年端午节后,此后数年间,一共画过8件,时间跨度从1942年至1946年。在《壬午重庆画展自序》中,傅抱石对《醉僧图》的创作缘由做过详细介绍:“前人已画过的题材,原迹不传,根据著录参酌我自己若干的意见而画的。如《人人送酒不须沽》,这是写怀素的故事,李公麟以下的画家,常喜采取此题,有的名之曰:《醉僧图》。醉僧图和醉道图的问题,从初唐起是画史上一件不易清理的问题。我是根据安岐的《墨缘汇观》和王世贞的《弇州续稿》而写的。因把怀素诗的第一句做题目。”

中国嘉德2022春拍 | 人人送酒不须沽——傅抱石和他的《醉僧图》

参考图:傅抱石《醉僧图》,1943年作,87.2×59.7 cm,中国嘉德2018秋季拍卖会第334号。

 

中国嘉德2022春拍 | 人人送酒不须沽——傅抱石和他的《醉僧图》

参考图:傅抱石《醉僧图》,1947年作,36.5×45.5 cm,中国嘉德2018春季拍卖会第334号。

怀素是唐代名僧,俗姓钱。酷爱书法,家贫无纸墨,尝种芭蕉万株,以叶为纸,以水代墨,整日浸淫于草书的研习之中,兴之所至,往往解衣盘礴,醉态而书,终成大家。怀素擅草书及嗜酒声名远播,众人景仰。有投其所好,送酒求书者络绎不绝。以致“人人送酒不须沽,终日松间系一壶。”怀素嗜酒善书的故实千古传诵。傅抱石于重庆时期,常以酒遣闷,长此以往,甚至到了无酒不能画的地步,仿佛是怀素千年后的异代知己。傅抱石屡屡将怀素为原型创作《醉僧图》也就情有可缘了。

“人人送酒不须沽,终日松间系一壶。草圣欲成狂便发,真堪画入醉僧图。”是怀素的自作诗《题张僧繇醉僧图》。傅抱石此作取诗的首句“人人送酒不须沽”之意,将表现的主题放在饮者与送酒者间的传情对白中:画中的僧人怀素盘坐于松间石上,左手握卷,右手拿着一只酒杯,眼神朦胧,地上散落有毛笔、书卷和鞋子,俨然已酒醉欲狂的情态。怀素身旁的松枝上系有酒葫芦一只,石上砚台、墨、水盂,酒具相伴,书卷数幅。与之相对者,是一个石桌,桌上有红色的笔筒、蓝色函套的线装书、青铜陈设器具,色彩丰富而不艳丽。石桌旁,童、叟二人携觞捧酒,且都携书卷而来。画面疏淡高雅,用笔潇洒灵动,人物线条简洁硬挺,对于怀素面部刻画细致入微,虽是寥寥数笔,人物神态却是活灵活现。以游丝描勾画人物,以淡墨粗笔扫写松树,墨迹粗放,由此形成用笔的对比而渲染出怀素醉书的精神氛围。对比强烈,人物突出。怀素醉眼惺忪,醉僧虽安欲动,所谓“草圣欲成狂便发,真堪画入醉僧图”,乃画外之意。

中国嘉德2022春拍 | 人人送酒不须沽——傅抱石和他的《醉僧图》

参考图:傅抱石《醉僧图》,1944年作,109.7×31.2 cm,南京博物院藏。

1944年端午节这天,傅抱石画了两张《醉僧图》,前一张现藏南京博物院,由傅抱石的夫人罗时慧捐赠。画完第一张之后,大概是意犹未尽,于是画了第二张,前后花了两天时间,“端午日写,翌日竟”。与端午当天完成的《醉僧图》相比,第二天完成的《醉僧图》在构图上更加丰富,画面更加的疏朗开阔,没有前一件中显得那么拥挤。画面中多了一位提壶的老者,童子怀中的酒壶嘴原先是背朝怀素的,再画中是对着怀素,更合常理。这件《醉僧图》的人物主体沿用了1943年所作《醉僧图》的图示,只是童叟二人的位置进行了调换。

中国嘉德2022春拍 | 人人送酒不须沽——傅抱石和他的《醉僧图》

 

中国嘉德2022春拍 | 人人送酒不须沽——傅抱石和他的《醉僧图》

中国嘉德2022春拍 | 人人送酒不须沽——傅抱石和他的《醉僧图》

本拍品《醉僧图》(左)与南京博物院藏《醉僧图》(右)局部对比

傅抱石这件精心创作的《醉僧图》完成后,送给了当时四川著名的金融家丁次鹤。丁次鹤是西康省主席、二十四军军长刘文辉属下金融巨子之一,曾任国民革命军二十四军驻渝办事处处长。1940年前后系西康省银行董事长,大康公司总经理,若干银钱行号的股东。西康省银行有发行“藏文”辅币(五角卷)的特权,大康公司的分支机构通云南出缅甸,通西藏出印度,其经济地位相比十家银行并不逊色。1942年,丁次鹤任川康兴业公司监察,该公司董事长是张群。

丁次鹤在重庆的寓所德安里103号是他1936年委托华西兴业公司建筑部设计建造的,该处1937年被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征用给蒋夫人使用,又称为美龄楼。美龄楼是二层别墅建筑,共有10间房,较为宽阔,当年蒋氏夫妇进行外事活动,多在此楼进行。1942年10月,美国总统罗斯福特使威尔基访华,蒋氏夫妇就在这里与威尔基见面。1945年重庆谈判期间,国共两党诸多重大问题在美龄楼进行过多次直接商谈。

丁次鹤是留英回来的,极爱请客交友。抗战时期,国民党高层、社会名流纷纷向重庆汇集,政界、军界、文化界人士便成了丁次鹤的座上客。傅抱石、张大千、徐悲鸿、谢无量等书画家也在这一时期与丁次鹤有了交往,并时有书画相赠,且多为精品。中国嘉德先后拍出过多件徐悲鸿赠予丁次鹤的书画精品。傅抱石这件《醉僧图》被丁次鹤收藏后,直到1996年首现中国嘉德拍场,并以高价拍出,被藏家秘藏。26年后,《醉僧图》“回嘉”,相信会受到市场的青睐。

中国嘉德2022春拍 | 人人送酒不须沽——傅抱石和他的《醉僧图》

参考图:徐悲鸿赠予丁次鹤的《竹报平安图》,中国嘉德2005秋季拍卖会,第2380号。

 

中国嘉德2022春拍 | 人人送酒不须沽——傅抱石和他的《醉僧图》

参考图:丁次鹤收藏的徐悲鸿《立马》,中国嘉德2012秋季拍卖会,第6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