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行業新聞     |      2022-05-15 17:00

在中外画坛上,画家喜好画自画像的不在少数,如丢勒、伦勃朗、戈雅、蒙克、梵·高 、高更、培根、毕加索、张大千、徐悲鸿、蒋兆和、齐白石、吴作人、潘玉良、王济远、张乐平、丁聪、华君武、曾梵志、岳敏君、方力钧等都画过很多自画像。有的淡定从容、有的狂放不羁、有的纯真浪漫、有的喜悦幽默、有的悲伤惆怅,之所以表达的方式不一,主要是画家各自要表达心情和灵魂各不相同。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爱德华·蒙克(1836-1944年)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爱德华·蒙克《呐喊》油画

2012年纽约苏富比1.199亿美元

比如挪威画家蒙克多次创作《呐喊》,其中1895年作的《呐喊》曾在2012年纽约苏富比亮相,该作画面上,扭曲变形而尖叫的人物造型,像血一样猩红的云彩,象征死亡的黑色,仿佛是一场精神灾难,表现出令人眩晕的杂乱和夸张的空虚。应该讲,很少有艺术家能够如蒙克般通过自画像无情地剖析自己,袒露自己关于存在的焦虑、孤独甚至灵魂深处的肮脏、阴暗,此作当时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藏家。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岳敏君(b.1962年)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岳敏君2000年作《记忆No.4》油画 

2008年保利560万元成交

再如中国当代艺术家岳敏君却以傻笑的自画像风格呈现给观者,并很快地就获得艺术界的认可,赢得许多赞誉,同时也为他的作品带来了无数参展的机会。
 

记得1989年纽约苏富比隆重推出西班牙画家毕加索的《自画像》,由于市场上毕加索自画像很少露面,故吸引了众多世界各地的买家,结果以高达4788万美元成交,这个价格在当时也是天价。

1998年纽约佳士得觅到了荷兰画家梵·高的一幅《没胡子的自画像》,此作吸引了全球大藏家的眼球。大家知道,后印象派画家梵·高是一位最令人怀念和感动的画家,他的悲剧性的生涯,造就他那与众不同的传奇色彩。1972年荷兰政府建立了梵·高美术馆,更是这位一生穷困悲惨艺术家的无上荣耀,而他的画也同他多姿多彩的艺术生涯一样,引起人们的兴趣和热爱,获得崇高的评价。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梵·高1889年作《没胡子的自画像》油画

1998年纽约佳士得7150万美元成交

据悉,梵·高一生很少拍照,却画过几十幅《自画像》。完成这些作品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还没有哪位艺术家能象他这样在观众面前将自己暴露无遗。从这幅画的画面看,我们深深地了解了一个人的痛苦、恐惧、自我怀疑、精神折磨以及生活中偶尔的快乐。梵·高曾说希望一个世纪之后自己画的肖像在那时人的眼里会如同一个个幽灵,那么在今天看来他的愿望实现了。这幅《没胡子的自画像》在拍卖时受到热烈追捧,最后拍出了7150万美元的高价,跻身于当时十大作品拍卖排行榜之列。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安迪·沃霍尔(1928-1987年)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安迪·沃霍尔《六幅自画像》压克力 丝网印墨 画布

2018年伦敦佳士得2262.125万英镑成交,约合2.22亿人民币

近几年,西方名家自画像在市场上屡有上佳表现,如挪威画家蒙克1895年作《呐喊》在2012年纽约苏富比以高达1.199亿美元拍出,创下了自画像作品市场新高;法国画家莫奈《手持调色盘的自画像》在2013年伦敦苏富比以2240万英镑成交;英国画家弗朗西斯·培根《自画像的两幅习作》在2016年纽约苏富比以3497万美元成交;美国画家安迪·沃霍尔《六幅自画像》在2018年伦敦佳士得以2262.125万英镑成交;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草间弥生2010年作《自画像 (OPXTO)》压克力 画布

2019年佳士得8765万港元成交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草间弥生(b.1929年)

荷兰画家伦勃朗《戴襞襟和黑帽的艺术家自画半身像》在2020年伦敦苏富比以1455万英镑成交。最令人惋惜的是2018年5月15日晚,佳士得纽约20世纪艺术周“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登场的毕加索1943年绘制的自画像《水手》因损坏而撤拍,此作拍前估价7000万美元。当时有不少人看好此作创天价。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潘玉良(1895-1977年)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潘玉良《自画像》油画

2005年佳士得964万港元成交

在香港和国内拍卖市场上,名家自画像同样受到藏家的青睐。2005年香港佳士得推出了著名旅法女画家潘玉良的《自画像》,结果藏家争夺相当激烈,以964万元被人买走,此价当时创造了潘玉良作品的市场最高价。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陈逸飞(1946-2005年)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陈逸飞1999年作《艺术家与众美女》油画

2008年阳光艾德2408万元成交

2008年中外合资的阳光艾德在国内举办了新年首场艺术品拍卖会,陈逸飞的《艺术家与众多美女》格外引人注目,画面上,陈逸飞与众多美女在一起。由于这是一件没有完成的作品,作品的名字是欧洲著名的马勃洛画廊取的。据有关专家认为,这是陈逸飞先生最重要的作品,并在他所有作品中占有独特的地位。之所以有这样的评价主要是这幅画为陈逸飞的自画像,而陈逸飞一生只画过两幅自画像。在创作手法上,陈逸飞采用了大色块平涂,这是陈在绘画艺术语言上的新探索。经过各路买家的激烈竞投,最后以2408万元成交,为当时陈逸飞作品第二高价。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张大千(1899-1983年)

在中国画画家中,有的画家对自画像也是独钟有加,最典型的当推享誉国际的绘画大师张大千,他的人物画先学唐寅进而效法赵孟頫、李公麟等诸家,得其神髓。因而他的人物画线条优美,潇洒透逸。张大千一生画过上百幅自画像。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张大千《自画像与黑虎》 立轴

2021年苏富比5721.8万港元成交

2018年苏富比4973.9万港元成交

2010年嘉德4536万元成交

2004年佳士得398.3万港元成交,折合426.2万元,杨凡旧藏

2004年香港佳士得曾觅到一件张大千的精心之作《自画像与黑虎》,画中无论是大千还是黑虎的形象,身形兼备,栩栩如生,是大千难得的精品,拍卖时,各路买家竞投踊跃,争夺激烈,结果以422.27万港元成交。2010年中国嘉德再推《自画像与黑虎》,此次引来众多藏家踊跃竞投,不少藏家你争我夺,互不相让,最后被一买家以4536万元收入囊中,价格比六年前翻了10倍。2021年苏富比再次隆重推出,以5721.8万港元成交,再创国画自画像价格新高。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曾梵志(b.1964年)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曾梵志 1996年作《自画像》油画

2011年佳士得3762万港元成交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刘炜(b.1965年)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刘炜 1992年作《自画像》油画

2014年保利2070万元成交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刘野(b.1964年)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刘野《我是一个士兵 (艺术家自画像)》油画

2019年苏富比1121.5万港元成交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方力钧 1997年作《1997.1》油画 

2013年保利2875万元成交

2007年保利1030.4万元成交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方力钧(b.1963年

近几年,中国年轻一代艺术家的自画像时有在市场上亮相,且很受市场欢迎,像曾梵志、方力钧、刘炜、刘野都有上佳的表现,如曾梵志 1996年作《自画像》油画在2011年佳士得以3762万港元成交;方力钧 1997年作《1997.1》在2013年保利以2875万元成交;刘炜 1992年作《自画像》在2014年保利以2070万元成交;刘野《我是一个士兵 (艺术家自画像)》在2019年苏富比以1121.5万港元成交。
 

自画像为何受追捧?

 

根据笔者观察和研究,名家自画像之所以能受到众多藏家的青睐和追捧,原因有以下四点。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伦勃朗《戴襞襟和黑帽的艺术家自画半身像》

2020年伦敦苏富比1455万英镑成交,约合1.29亿元人民币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莫奈(1840-1926年)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莫奈《手持调色盘的自画像》油画

2013年在伦敦苏富比2240万英镑成交

首先,画家画自画像是画家自信或自负的一种表现,像西方绘画大师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伦勃朗、丢勒、提香、戈雅、雷东、梵·高、高更、毕加索等都画过自画像,其中伦勃朗、丢勒、蒙克、梵·高画了大量自画像,真实地记录画家各个时期的形象和特点,比如梵·高的自画像画出自己的痛苦、恐惧、自我怀疑、精神折磨以及生活中偶尔的快乐。可以说,每一幅自画像的背后都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而蒙克以大胆奔放的笔触,艳丽丰富的色彩,刻意表现忧郁、孤独、悲伤甚至死亡的情绪,给人以极其强烈的视觉刺激,震撼无比。他们大胆真实地表现自己复杂的内心世界恐怕是众多藏家对自画像感兴趣的重要原因之一。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齐白石(1864-1957年)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左:齐白石 《自画像·人骂我,我也骂人》立轴(北京画院藏)

右:齐白石《老当益壮》立轴(2015年嘉德920万元成交)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关良《戏装自画像(四郎探母)》油画

2018年苏富比552万港元成交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关良(1900-1986年)

其次,自画像的题材十分特殊,尤其是画家画自画像往往十分用心,加上画家对自己十分了解,很容易抓住自己的特点。还有的画家画自画像是为了抒发自己的情感,或是表达自己的理想。像梵·高的自画像有的画出了他的忧郁,有的画出了他对现实的不满,还有的画出了他的自信。梵·高曾说:“我变得越丑、越穷、越有病,我越要通过创造明亮、有序、灿烂的色彩来复仇。”因此,就整个绘画题材看,自画像的题材无疑属于稀有题材。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徐悲鸿 1924年作《自画像》素描

2004年广州嘉德52.8万元成交

徐悲鸿 1940年作《自画像》素描

2017年保利166.75万元成交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徐悲鸿(1895-1953年)

第三,自画像的数量一般在画家一生中的作品中占了极小比重,即使像张大千一生画不下百幅自画像,梵·高、徐悲鸿一生画了几十幅自画像,这在他们存世作品中仍然占有很小的一部分。由于数量稀少,自然会吸引众多藏家的极大关注,俗话讲“物以稀为贵”,据悉,在藏界有藏家专门收藏名家自画像。所以,名家自画像拍卖时常会在市场上引发热点和焦点,并引发藏家的极大关注。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张大千1973年作《大千居士自写乞食图》立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第四,自画像是研究画家艺术和生平的重要原始资料,不仅具有很高的艺术观赏价值,而且具有很高的文史价值。如张大千1973年癸丑四月初一创作的《大千居士自写乞食图》(现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就很有意思。1972—1973年,这是大千一生经济最为困难的时期,不仅一大家包括厨师、管家等几十口人要养,还要顾及经济条件差的挚友、学生,尤其是这一时期他从巴西八德园迁居美国加州卡米尔,买房安家装修,还要搬运巨石,移栽花木,修建园林,都需要花大量的钱。而当时搬到加州卖画又处于低谷,一幅4尺全开的作品,大概卖2000-3000美金,按理这样的价格在中国画家里也是无人比肩的,无奈大千开销实在太大,不得已在那时他还卖掉不少收藏的古代书画,董源《溪岸图》卖给了王季迁,八大山人作品卖给了王方宇,最后一本也是最好的石涛册页卖给了阿瑟·赛克勒。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大千有感而发地创作了这幅“乞食图”。画面上只见他右手拿着一根竹筇(俗称讨饭棍),左手托着一只破钵(又称要饭碗),作求乞状。有专家认为:张大千一生常喜欢作自画像,然而这幅自画像是最出神入化而自我观照,通因彻果而心境自明的。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张大千和王济远(1893-1975年)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左:王济远《自画像》油画

2008年佳士得338万港元成交

右:王济远《自画像》油画

2009年佳士得66万港元成交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石鲁《自画像》镜片

2011年西泠印社414万元成交

 

雅昌专栏|朱浩云:频频创天价纪录的名家自画像有何市场魅力?

石鲁(1919-1982年)

也正因如此,不少大藏家对艺术家自画像格外钟爱,像2010年纽约苏富比推出的美国画家安迪·沃霍尔《自画像》,尽管安迪·沃霍尔属于当代画家,结果受到众多藏家的青睐和追捧,以高达3256.25万美元拍出,折合人民币2.22亿元,轰动国际拍坛。近年来,旅美老画家王济远以及当代画家曾梵志的自画像屡屡被各大拍卖行挖掘和推出,结果大受市场的欢迎,成交价格十分理想。

可以预料,在未来的中外艺术市场上,名头越大、声望越高、粉丝越多的名家自画像会越来越受到藏家的青睐和追捧,迭创佳绩是完全可以期待的。

注:文中图片来自拍卖图录及网络

朱浩云

2022年5月1日

写于上海五栖斋